首页/紀事/【墨明棋妙】荀夜羽:酣梦恰此时,花月正春风—评《花间梦事》

紀事

【墨明棋妙】荀夜羽:酣梦恰此时,花月正春风—评《花间梦事》

发布时间:2013-09-08
【酣梦恰此时,花月正春风—评《花间梦事》】

 君子修为品性,需含蓄隐忍,仿若口中含香茶,个中甘苦自知,但只要开口唱颂风雅,便能余音含香。又要温润如玉,对外处事谦恭谨慎、待人亲善诚恳,对内心平气和,坚定忠信义理,保持着无法弯折的灵魂。而修为的手段,可展卷阅读,可纵横山水,可广博交友,可参悟佛理,可静心点茶……
  
  更可于家中闲坐时,将手边书卷半掩,捧一杯粗茶,聆听一段清丽的乐音。
  
  早在恩雅和雅尼风行的时代,中国风的New Age创作在就已经开始了,大批的尝试性音乐被放送出来,其中不乏刘星和马修·莲恩那种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作品。但是就像对New Age一贯的评论那样,它总是会因为种种的原因,禁锢于一个小众的区域之内,以至于会产生“一部分喜欢的人大力吹捧,另外一部分的人根本从未听闻”的分裂局面。
  
  原因不外乎如下——一是当年的古风音乐作品一直止步于对古曲的翻新与再塑之上,不是精致有余新意不足,给人留下老生常谈的印象;再就是加入的现代器乐旋律生硬虚夸,与主题格格不入;但是最大的冲击还是来自根深蒂固的掌控着所谓“主流”的流行音乐。假如还要加上一条,便是当时大众的鉴赏意识形态——你无法要求一个人在充耳都是“老鼠爱大米”的街道上,静心观赏一枚树叶落地的姿态。
  
  但是这些现象在慢慢的改观。近几年来,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意识到中国风New Age的精妙所在,这其中有资历深厚的唱片公司,也有敢于尝试创新音乐形式的音乐人,甚至出现了类似古风词曲创作团体“墨明棋妙”这样来源于民间的音乐创作同好组织。这些创作者尝试着以一种不脱离固有轨道的方式,从古老的文明中集取精粹,将它们重新排列组合后,再度呈现于听众面前,精品辈出。
  
  《花间梦事》这张专辑摆脱了初始阶段的裹足不前,“意识”与“概念”在这里代替了从前的“旧制”,将原创与后期精湛的音效完美的集合于一体。
  
  紫毫之下,烟雨总是配江南,画卷之上,柳雾总被紫燕穿——古风音乐配诗词,就像花对叶,禅对茶,日月对山川,雁影对寒潭一般自然。书卷中被熟读默记的言语,再度以音律的方式展现,依然会让人触动非常。
  
  “清丽”,便是这张专辑给人留下的印象。仿佛是斜雨润物的时节,于青灰的高墙之下开出的紫阳花,日日以新色绽放,道不尽娇柔媚态,风流婉转。但是不得不说,虽然这张专辑以“书香”作为主题,可实际上当你聆听之时,“诗词”约束的框架反而被音乐弱化了。
  
  所有刻意的解释与剖析,远远比不上意识中,假想轻舟侧过一池白莲,观赏荷叶上兜转的水滴来的唯美。
  
  拈花,便微笑。如梦中食蜜,个中喜悦,不得说,说不得。
  
  听听看吧。
  
  PS:感谢在HK的斜阳同学给我推荐这张专辑。


【返回顶部】

 

分享按钮

我來說兩句

最多300字

共有7条留言


墨明棋妙原创音乐会员所发布展示的“原创作品”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任何商业用途均须联系作者。
如未经授权用作他处,作者将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。

Copyright © 2007-2015 墨明棋妙原创音乐 Powered By Dookay.com